工商時報【黃鳳丹】

台股自農曆年來日均值提升至千億元,也讓關心台灣資本市場的聲音漸消失,惟國泰證券董事長朱士廷疾聲呼籲,政府應從嚴重失衡的直接金融比重、不合理的股利所得稅制等根本問題解決,並建議儘速擬定量能不足的上市櫃公司退場(下市)機制。

朱士廷曾任證交所副總兼發言人,對近年台股表現一直相當關心,日前他接受本報專訪時,語帶焦急地說:「如果政府願意拉高層次、積極檢討(台股量能萎縮問題),相信從而帶動的台灣產業發展,(台股)一定可以更好!」

朱士廷指出,影響股市的因素包含經濟面與非經濟面,不能從單一面向看問題,但去年卻在很多不同場合,遇到不同官員、學者、專家說不一樣的話,唯獨無人可以保證「一旦做了什麼樣的改革或調整,就一定對股市的健康有幫助」,因為本來就沒有標準解答,難度在此,所以更重要的是拉高層次,提升角度來看事情,不能只在某個細節裡打轉,否則就是瞎子摸象。

本來所有人都因成交量低迷,擔憂股市生病了,但難道量能回溫後,股市就健康了嗎?朱士廷說,現在大家看到這2個月成交量是比過往2年明顯回溫,「但一千億元很多嗎?只是我們的標準降低了。」

直接金融比重過低

「難道政府看不見台灣企業在資本市場的募資行為,面臨很大的危機?」朱士廷拿出央行統計截至2016年底資料,台灣直接金融比重僅20.62%,遠低於間接金融的79.38%,兩者之間嚴重失衡,換作其他國家絕不會坐視不管,但台灣甚至認為跟銀行借錢利率很低,所以不需要到股市籌資。

朱士廷直指,20年前台灣資通訊產業去銀行借錢,沒有獲利、土地、資源,銀行會借給他嗎?不會,就像現在的生技業,銀行不會答應,一個國家的產業前景、新創產業、上市櫃公司未來要做的事情,都要依賴直接金融扮演關鍵角色,台灣現在輕忽直接金融所帶來的籌資能力與意義,「真的非常糟糕」,說起這個觀念,朱士廷不由得加快速度、加重語氣,愈說愈著急。

政府規畫不同預算,大筆大筆投入上千億元,想要扮演參與者,朱士廷說:「你的上千億很多嗎?」大型科技廠市值動輒3、4兆元起跳,生技股市值也有2兆元,「政府不應該是參與者,反而應該扮演種子角色、去點火、搭平台,然後讓市場機制自由發揮,就是有人願意冒風險,得到報酬或承擔虧損。」

全球包含美國、澳洲、加拿大、英國、芬蘭、丹麥等,直接金融比重都超過一半以上,研究證實2008年金融風暴後,這些直接金融導向的經濟體,復甦程度和質量都高於間接金融導向的經濟體,例如比利時、葡萄牙、西班牙。朱士廷指出,現在台灣政府提出五加二創新產業,就是經濟前景,唯有讓直接金融的資管機構蓬勃發展(泛指證券商、投資銀行),才有助於投資市場和社會融資提升,促進經濟健康穩定,支持經濟轉型。

截至2016年11月底,銀行獲利2,836億元、保險1,065億元,證券僅194億元,去年某一家民營銀行獲利竟超越全體證券業,更遑論金融三業資產規模近10年的變化,銀行從2005年的26兆元跳增至今44兆元,保險從6兆元到22兆元,只有證券業還在原地踏步,從2005年1.17兆元,至今僅1.46兆元。

朱士廷指出,擔負直接金融責任的是證券業,但不論獲利或所管理的資產規模,遠遠低於銀行、保險業,此情此景的嚴重失衡,已經不是只停留在討論「漲跌幅是否增加、交易時間是否延長、交易單位要不要改變的問題」,而是台灣是否真心鼓勵企業向大眾籌資,已面臨愈來愈大的挑戰。

稅制扭曲 競爭力盡失

如何讓台股具與國際資本市場競爭的能信用瑕疵辦車貸力,朱士廷進一步點名,當前「稅制扭曲」為重點之一。

朱士廷提到,全球資本市場彼此競爭,即便是台商,也沒有一定要在台灣掛牌,甚至許多企業紛紛選擇在中國掛牌,享有更高本益比,吸引全球資金目光,因為一家能賺錢的公司,到處有人要,「扶持台灣資本市場卻被說成鼓吹金錢遊戲,這是不對的,現在偶爾出現1,300億元成交量,就覺得自己很厲害嗎?」拿到全球資本市場比較,高下立判。朱士廷觀察,中國證監會就明確說出「未來2~3年內要解決IPO(股票初步募股)堰塞湖問題」,變相對企業掛牌A股釋出善意。

因為就連台灣本土投資人也不願支持自己的股市,他說,道理很簡單,2015年後,100元的現金股利,外資繳稅後可拿66元,本國人因納入「自然人綜所稅、在保補充費」等,最少的只能領48元,只要適用稅率12%就要補稅、稅率30%就要繳稅高於外資。因為稅制扭曲,造成股市不健全,上市櫃公司拚命辦減資,還股東錢不用稅,但營運展望機會一來,理當又要辦增資,卻因辦理增資有成本又耗時而錯過時機,一次次抹滅台股企業願意向前衝的拚勁,長此以往,台股便失去國際競爭力,歸根究底來自稅制扭曲所造成的。

又或者,原本即將成行的當沖試行降稅,卻因為股市稍有回溫而不被認同,朱士廷強調,每件事情都一體多面,對於當沖降稅應以流動量提供者的角度來看,不用過度解讀為「鼓勵賭博」,2016年市場流動性不足,因此提出當沖試行降稅,這在許多信用貸款代辦公司國家都可看到實際例子,對於流動量提供者給予優惠誘因,提高市場報價買賣意願,帶進多方面效益。

缺乏退場機制汰弱留強

另一個重點,也是沒人敢面對的「退場機制」,朱士廷說:「企業要上市大家都說好,要下市就問題一堆」,其實「有進有出」才是良好循環,藉由訂定標準、時時體檢,將讓台股持盈保泰。

台灣主管資本市場的單位打著「保護投資人」的旗幟,公司只能上市,卻不願意面對下市的必要性,朱士廷說:「有進場機制,就有退場機制,才能汰弱留強」,台股當前每日成交量頂多千億元,根本乘載不了這上市櫃合計市值超過30兆的個股流動性,「每天成交量不到50~100張、沒有周轉率,這樣跟壁紙有什麼兩樣?這樣就是在保護投資人?」

朱士廷舉例,實際上應向國外學習、積極規範,如「當成交量連續多久期間未達標準,就必須下市的規定」,此設計將使企業主動維護投資人關係、尋求機構投資人的關注,甚至更願意舉辦法說會等,而這樣才是真正保護投資人的做法。

作者:王傑

?

就在前一天,台鐵企業工會,要求行政院必須具體回應,趕緊辦理承諾的事項,也就是他們在去年12月14日,提出爭取危險津貼、營運獎金併入本俸、增加人力以及年金改革等訴求。

今天將與行政院及交通部最後協商,要求4月10日前核定,否則將發起台鐵接駁高鐵電聯車全面停駛,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5月20日前將發起「警告性罷工」。

關於這四大訴求,1.爭取危險津貼。2.營運獎金併入專業加給。3.增加人力。4.年金改革單獨辦理。產業工會又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以下分別逐項解急用錢怎麼辦析:

1.?? ?爭取危險津貼:最初是產業工會在去年中秋當時提出了的重大訴求,要求鐵路局對於運務調車人員、機務、工務、電務的現場維修人員、軌道作業人員。

一律應該發給危險津貼,讓這些第一線充滿危險工作的同仁待遇提高,也才能吸引人才進入台鐵,終結招考不到新進人員的窘境。後來這樣的一個訴求,被企業工會拿去喊話,台鐵局也順水推舟地和其協商並承諾,這原委就不贅述。

2.?? ?營運獎金併入專業加給:起初企業工會喊出的是併入本俸,可惜這樣的訴求到了行政院承諾以後,變成併入專業加給,這樣有何不同呢?台鐵的薪資本俸結構大概是如此:本俸18000、專業加給13000、營運獎金3000。

以加班費跟年終來看,都是本俸加上專業加給然後依比例計算,但是不含營運獎金。營運獎金併入專業加給,就可以拉高一般的加班費,還有年終部分,以基層來說,一整年大概提高兩三萬。

併入本俸的話,才真的會影響到退休人員的退休金,使其能夠多領,但可能為了節省人事成本,最後這部分行政院就沒承諾了。

產工則認為:與其合併這些無助於實質的薪資成長,不如直接調漲本俸,提高台鐵人員的待遇比照高普考人員,或者國營事業人員,才真的能夠吸引人才!

3.?? ?增加人力:在這個部分,企工跟產工都提出增加人力,但詳細的增加內容卻不盡相同,企工在去年提出增加3000多人,產工則是就最缺乏的運務部分,提出先增加1200人。

以企業工會來說,他們提出的數字大概是運工機電的整體缺額。以最近的交通部方案來說,預計要補滿2538名缺額。

但產工更注重的是實際面:考量改革班表的前提下!運務就至少要補滿1200名左右,因為運務大約3000多人是基層三班人員,要增加約1/3的人力,才能實行產工的終極版本:日夜休例,所以爭取大約1200人。

產工目前只要求先補一部分人,實行兩輪一例,其實已經對鐵路局相當寬待了。而就整體鐵路局而言,產業工會一樣提出需要3000人才足夠解決全局的缺工問題。

4.?? ?年金改革:在蔡政府要強硬推動年金改革的腳步下,台鐵局本來屬於一般公教人員的年金改革聯盟,卻由企業工會獨自決定退出,要求行政院單獨辦理台鐵的年金問題。

這個就相當讓人詫異,因為台鐵的人事退撫成本,本來就是自行負擔吸收,應該要求的是政府來增加補貼!減少這方面的壓力!

對於年金問房屋增貸利息題應該站在跟軍公教的同一立場下,可是退出後,一切的疑問卻又消失無蹤,行政院也從沒回應任何承諾,看來犧牲的還是即將退休以及已退人員的權益了。

這部分我個人則認為,要進行年金改革,必須就整體來規劃,不能只針對基層公務人員,高階事務官以及司法官都不受改革影響,而改革的內容也必須考量是否合乎比例原則或有無違反信賴保護。

?

這些訴求在產業工會看來,都是該做的,可是沒有觸及到真正低利率信貸的核心問題:也就是改革三班班表!

只要改善了三班班表,加上待遇的提升,自然特考人數會增加,錄取人數也放寬後,台鐵才會有更多新進人員。再搭配政府的支持,不管是技術的引進、設備的更新,台鐵才有煥然一新的機會!

可是目前看來,政府只是打算安撫好台鐵局以及企業工會,讓他們朝著公司化的方向前進,持續壓低人事成本,不打算解決三班的人力問題,甚至讓特考名額持續減少。

一旦公司化以後,台鐵的確可以放寬用人限制,但薪資結構可能還會更加低落!能否補齊產工一直要求與其他國營事業同樣比例的夜間津貼或夜間加成,以及提高基本本俸待遇這些問題,更是未知數。

產業工會發起春節依法休假前,企業工會張理事長不僅對於會員的訴求以及不滿充耳不聞,甚至公開表示產業工會只會有10人休假,不料事後大約500多人投入休假行列。

這說明了這樣的企業工會早已不符員工期待,也與現實脫節。當他們的訴求無法達成時,竟然是隨口說出「挑一個站來停駛做警告性罷工」,難道做為一個有20多年歷史的工會他們不知道罷工需要經過罷工投票,更需要會員代表大會決議通過?

這樣草率地喊出來,讓人不免又覺得,這應該還是一場遊戲一場夢了。


329E700F1BCF798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彭建宏

saq5585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